9樓B座
關於部落格
哇~~來T我啊!
  • 309273

    累積人氣

  • 17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音樂與畫面的完美結合 新生代導演 – Joe Wright的符號魅力【Gennie】

2007年,一位來自英國的新銳導演,拍攝了一部根據暢銷小說改編的電影,該片的時空背景設定在1930年的英國,講述一段扣人心弦的愛情悲劇,電影不僅保有英式文藝片的浪漫情懷,更涵蓋了懸疑、戰爭、史詩等元素,在導演的巧手安排之下,電影節奏緊湊、風格獨特,在音樂的陪襯與畫面的呈現上,皆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視覺感受,讓古典文藝愛情片,增添了不少新鮮色彩。這部電影就是在2007年風光世界各大影展的《贖罪》。

 

《贖罪》的導演Joe Wright,今年才38歲,他的首部電影是改編自作家珍奧斯汀(Jane Austen)的同名小說《傲慢與偏見》(Pride & Prejudice),全片不管在場景佈置、服裝設計、演員挑選或是劇本表現等,皆十分符合珍奧斯汀書中所描述的那個年代,因此該片一推出,便獲得影壇各方好評。就連演出多部英式文藝片的女演員艾瑪湯普遜都在金球獎上公開讚賞《傲慢與偏見》的優異表現。

 

1972年出生於倫敦的Joe Wright,從小在父母經營的戲院裡長大,從小對藝術有著極大的興趣,他花了不少時間鑽研8釐米的影片,奠定了他的導演基礎。

 

就讀電影學院的他,曾為BBC拍攝短片,並拿下一些獎項。在電影之前,Joe Wright以拍攝電視劇為主,其中包括劇本撰寫等,另外也曾參與MV拍攝的工作。

歷年作品:

Crocodile Snap (1997)

The End (1998)

Nature Boy (2000) (TV)

Bob & Rose (2001) (TV)

Bodily Harm (2002) (TV)

Charles II: The Power and The Passion (2003) (TV)

Pride & Prejudice (2005)

Atonement (2007)

The Soloist (2009)

 

    Joe Wright 手法 & 風格


Joe Wright的前兩部執導作品來看,不難發現Joe Wright對浪漫主義的崇尚,他的電影在攝影的配置上十分講究,每個畫面的定格,都像是一幅充滿藝術價值的攝影作品,而他與義大利配樂大師Dario Marianelli默契十足的超完美合作,也為電影的整體呈現,增添更多唯美的浪漫因子,另外像是角色之間的情愛互動、羅曼蒂克的場景設定以及故事的流暢鋪陳等,都可觀察到Joe Wright對文藝愛情片的細膩掌握。

 

以下將從《傲慢與偏見》、《贖罪》兩部作品,歸納幾個Joe Wright的執導風格:

 


    長鏡頭的自由轉換


如果你是Joe Wright的影迷,不難發現他對「長鏡頭」的偏愛。

 

《傲慢與偏見》的開場,鏡頭跟著女主角伊莉莎白(綺拉奈特莉)的腳步,輕鬆、愜意的悠遊在充滿英式情懷的大草原裡,隨即進入第二個場景,也就是伊莉莎白溫暖的家中,鏡頭透過她與家人的親密互動,點出彼此之間的深厚情感,以及每個角色的個性與特色。這長達3分鐘的開場白,沒有太多的台詞,除了映入眼簾充滿文藝氣息的田園風情外,襯底配樂的優美、恬靜,營造出淡雅、浪漫的清晰氛圍,為電影加分不少。

 

《贖罪》同樣以「長鏡頭」的拍攝手法呈現第一場戲,這次引領鏡頭的是故事的關鍵角色─白昂妮(Saoirse Ronan),她神經質的快步走在碩大的英式豪宅裡,

手裡拿著一本剛完成的劇本創作,她急速的步伐、游移的眼神,與襯底音樂歇斯底里的打字機聲,都讓這個開場白瀰漫著一股詭譎懸疑的氣氛。導演透過符號語言的交替運用,巧妙的突顯白昂妮的性格─表面早熟、實際魯莽,也為故事的發展留下伏筆。

 

《贖罪》後半段一場長達5分鐘的「一鏡到底」畫面,Joe Wright更是長鏡頭的技巧發揮到極致。這場精采的鏡頭,畫面隨著羅比的腳步,捕捉戰爭的現實與殘酷,場面盛大卻又不失細膩,再加上襯底配樂充滿層次感的鋪陳與堆疊,弦樂所帶來的淒美,軍歌合頌的雄偉壯觀,每個細節都看的出導演的精心設計,也讓故事的呈現更加充滿戲劇張力。

    屬於紳士、淑女的暗示語言



十分講究「紳士與淑女」觀念的英國,男性必須謙虛有理,女性則要文雅矜持,當他們談起戀愛的時候,不管內心如何波濤洶湧、熱情澎湃,表面上一定要裝作什麼都不在乎,所有情緒都得等到獨處的時候,才能全然釋放。因此,在許多古典文藝片裡,男、女主角間的情感互動,是相當耐人尋味的,看愛苗在若有似無間滋長,互動在欲言又止間打轉,如夢境般的愛情故事,似乎更能撥動觀眾的心弦。

 

《傲慢與偏見》一段男女主角的舞蹈戲,導演運用鏡頭的虛實轉換,呈現兩人之間的內斂情感互動,畫面一下是眾人群舞,一下是兩人獨舞,忽遠忽近、若即若離,眼神的交會更是充滿曖昧情愫。

 

《贖罪》一場池塘旁的關鍵戲碼,也可看到兩位主角情感壓抑的表現。男主角羅比不小心弄壞了西希莉雅Keira Knightley)的家藏花瓶,還因此掉入水中,西希莉雅一氣之下脫去外衣,跳進水中拾回破碎的花瓶,獨留羅比一個人站在原地。

 

這段戲也沒有什麼台詞,但是男女主角間的眼神交會十分奧妙,從這一段互動中,可以看出他們彼此對感情的態度,女主角是勇敢、直接而主動的,男主角則顯的有些畏畏縮縮,不夠坦率!另一段多年相遇在咖啡店的戲碼,也可探究兩人的性格,西希莉雅對羅比的深情告白,羅比面對西希莉雅的退縮與不知所措,再再都證明兩人情感上的微妙關係。

 

    極致的浪漫氛圍唯美如畫

 

從《傲慢與偏見》與《贖罪》兩部片中,都可看出Joe Wright對畫面的要求,他擅長運用顏色與光影的對稱,來醞釀唯美浪漫的氛圍,為愛情故事的鋪陳,增添更多感性的詩意。

《傲慢與偏見》




《傲慢與偏見》的時代背景設定在十八世紀末的英國,人與人的情感互動較為內斂、封閉,為了讓劇情的鋪陳跳脫過於平淡的框架,導演運用優美的畫面呈現,填補角色內心壓抑的情感。

 

《贖罪》


《贖罪》在畫面的表現上更勝一籌。故事的上半部,男主角羅比為了表示歉意(弄壞了西希莉雅的花瓶),他獨身坐在家中的打字機前,一字一句的打出對西希莉雅的虧欠,也陷入了對西希莉雅愛慕的幻想之中,畫面在羅比與西希莉雅不同的兩個空間打轉,沒有對白,只有優美的弦樂陪襯,氣氛浪漫極致。

 

另外一個例子在故事的下半部。男主角羅比(James McAvoy)因為白昂妮的指控而陷入牢獄之災,後來羅比選擇從軍取代監獄的生活,因此故事的後半段有許多戰爭場面的描繪,不過Joe Wright巧手之下的戰爭場面,不是寫實主義的血腥與殘暴,而是浪漫主義的孤獨與淒美,他運用不少優美的畫面、男主角的獨白,以及過去與現實鏡頭的交替轉換,來呈現男主角羅比思念西希莉雅Keira Knightley)的心情。

 

畫面與音樂的高度融合

 

《傲慢與偏見》與《贖罪》兩部電影的幕後配樂,皆出自於義大利配樂大師Dario Marianelli之手,當初靠著《傲慢與偏見》製作人Paul Webster的引薦,促成Joe WrightDario Marianelli的合作,兩人一拍集合。

 

Dario Marianelli在與Joe Wright合作之前,曾經製作過為多部電影配樂,包括《神鬼剋星》、《V怪客》等,雖然口碑不錯,但是卻未留下令人印象深刻的音符,直到他遇到Joe Wright,為《傲慢與偏見》與《贖罪》配樂,Dario Marianelli馬上獲得奧斯卡最佳電影配樂的題名,最後《贖罪》更擊敗強敵,獲得最終大獎。

 

《傲慢與偏見》的配樂多半以優美的鋼琴獨奏為主,輔以浪漫、典雅的弦樂作為陪襯或點綴。配樂的整體表現層次分明、畫面感十足,時而淡雅恬靜、時而熱情奔放,整部電影瀰漫著極為優雅的英式風情,宛如一幅美麗至極的畫作。



而《贖罪》的配樂除了保有濃郁的古典文學氣息,由於故事題材的關係,更加入了懸疑、戰爭等音樂元素,尤其為白昂妮角色的特殊設計,提升了故事的精采程度。

 

舉例來說,劇情的關鍵人物是一位年紀尚輕的小小編劇家,由於心智尚未成熟,對成人世界產生了許多天馬行空的幻想,Dario Marianelli依據這個角色的特點,巧妙的運用機械式的打字機聲,配合傳統交響樂曲,為白昂妮這個角色增添更多戲劇張力。